免费服务热线:020-98856780

产品列表

中国移动技术部的一名王姓工作人员接受中国青
发布时间:2019-03-01 15:12

  随着对互联网治理低俗之风力度的不断加大,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将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的阵地转移到了手机网站上,其中,最为严重的就是手机WAP网站。这些淫秽色情信息对青少年成长产生了极为严重的危害。继9月2日刊发《手机“黄祸”背后的利益链》专题报道后,本报再次深入调查手机淫秽色情网站屡禁不绝的原因。

  手机色情利益链条上的四方主要是电信运营商、SP(电信增值业务提供商)、广告联盟和WAP网站。

  其中电信运营商主要提供互联网接入和代收费服务,SP为用户提供彩铃等电信增值业务,电信增值业务的推广和代理则主要靠广告联盟这样的代理机构完成,而传播的最主要平台就是我们熟知的WAP网站。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匡文波认为,在这个利益链条上,主要的受益方是电信运营商、SP和一些广告联盟。这三者之间是一环扣一环的关系,比如一个WAP网站,它的访问量提高了,广告收入也会提高,移动运营商得到的流量费分成也会更高。

  从事手机WAP网站经营5年之久的吴先生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手机WAP访问量实际很大,有的可以达到每天数万,数十万。吴先生直言:“淫秽色情网站的流量很大,因为满足了某些人的需求。”

  据记者调查,一个手机淫秽色情网站每年的经营成本不足万元,却能为运营者带来数十万元的纯收入。

  比如手机用户每下载一个两元钱的淫秽色情彩铃,提供内容的网站就可以得到1元的收入,而广告联盟、SP和电信运营商也会按照比例分配剩下的1元钱。吴先生告诉记者,为了增加收入,有些广告联盟和电信运营商内部人员甚至暗地里希望网站涉黄,以吸引访问量。

  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的李强博士在跟踪调查中发现,今年4月,中国联通北京通泰大厦IDC机房,中国移动上海公司怒江IDC机房,中国电信上海IDC机房、杭州IDC机房、九江IDC机房,四川成都天府热线机房等在为多个没有备案的淫秽色情手机网站提供接入服务。

  同时,某些电信运营商提供的接入服务的备案网站中,也有一些充斥着淫秽和色情的内容。

  “按照规定,已经备案的网站内容是经过相关部门审查的,但我们在抽样调查中发现,有28个备案的网站充斥着淫秽色情的内容,占到我们抽样的手机WAP网站的总量的20%。”李强说。

  值得注意的是,李强此前所做的相关调查显示,在今年9月公安部开展“手机网站集中清理整治”之前,抽样发现的144个淫秽色情手机网站中,从境外接入的只有37个,占25.7%;而中国民主建国会中科院一支部提交给相关部门的《关于“手机网站集中清理整治”期间电信运营商顶风违法的调查》显示,发现的167个淫秽色情手机网站中,服务器架设在境外的有140个,比例高达83.8%;与此同时,在本次整治期间,通过“绿色通道”传输内容的淫秽色情手机网站数量为131个,比例高达78.4%,而整治之前这个比例只有20.8%。

  调查中记者发现,某些电信运营商和SP甚至直接通过广告联盟在淫秽色情网站上推广一些电信增值业务。

  9月11日,李强拨打某电信运营商的客服电话,举报其在淫秽色情手机网站上投放“12530彩铃业务”广告。李强播放的录像显示,当他点击了yes6hc.cn域名后进入了一个淫秽色情网站,画面为一个裸体女性图片,图片下方是一个“看淫图不如听淫铃声(完全免费,绝对无外链,整整1000首)”的链接。打开链接进入网页,李强发现该网站的IP地址是四川绵阳移动。淫秽色情网站上的链接怎么会直接接到四川绵阳移动的网页上呢?

  李强发现,在举报后不久,该电信运营商就切断了该色情网站的运营通道。该运营商给李强的答复是:“该网站是淫秽色情手机网站,但没有我们‘12530彩铃’业务的广告,您说的那个IP地址是盗链。”

  调查中记者还发现,一家名为广州滚石移动的SP——电信增值业务提供商的12530彩铃业务,也出现在淫秽色情手机网站上。记者点击了这个链接,便进入了彩铃下载页面,点击下载后,就被扣去了2元话费。当手机用户对此进行投诉时,该SP也同样声称,在淫秽网站上推送的业务与其无关。广州滚石移动客服人员称:“这个网站盗取了我们公司一些业务的链接。”

  “难道说色情网站在偷偷地免费为电信运营商的的增值业务做义务促销?”李强质疑道。

  11月13日,中国移动技术部的一名王姓工作人员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也称:“在手机淫秽色情网站出现‘12530彩铃’业务的广告,是这些色情网站进行了偷偷的盗链。”

  调查中,当记者向移动公司投诉他们非法在淫秽色情手机网站进行业务链接和促销后,电信运营商便很快切断了被称为是“盗链”的这个淫秽色情网站通道,但数天后,同样的通道和同一条链接,又很快恢复了原样,畅通无阻。

  《关于“手机网站集中清理整治”期间电信运营商顶风违法的调查》中写道:8月份,我们就向移动举报了移动的这个(12530彩铃)业务在淫秽网站的促销,两个多月过去了,这个业务依然存在。从我们抽样调查的结果看,在167个抽样的淫秽色情网站里面,移动的这个业务在8个淫秽网站广告联盟、33个淫秽网站做了促销。

  李强认为,盗链只是借口,手机淫秽色情网站在举报后被关闭又重新开启的事实表明,是电信运营商为色情网站提供了服务代码。

  有专家认为,从扫黄的角度讲,运营商在整个产业链中既扮演着扫黄者又扮演着经营者,双重身份使他们遭受质疑。

  李强认为,扫黄最为关键的就是电信运营商,如果在WAP接入的时候就不给这些非法网站提供接入,这些淫秽的东西肯定接不进来。

  “很显然,网站越多,推的业务越多,运营商收的钱就越多,他从里面拿的提成就越多。从扫黄的角度来讲,他本身是扫黄的人,但实际上他就是个经营者。”李强说。

  知名电信专家项立刚指出,目前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管理滞后。首先什么是黄色网站,谁能够给它进行定义?对这些网站有没有一个分层分级管理?手机上出现这样的事情到底由哪个部门来管?这些都还不明确。这在客观上给了不法网站以可乘之机。

  中国移动数据部副总经理马力认为,要从根本上杜绝网络上的淫秽色情,需要从服务器端入手,在服务器端把这个网站关掉。他认为,“第一是要有一个常态的机制去发现这些有害的内容和网站;第二是怎么样去封堵和查处这些网站;第三是怎么样给这些内容进行界定。”

  李强认为,手机淫秽色情网站大行其道,并不是政府“扫黄打非”决心不坚,也不是相关部门的打击力度不够大,根本原因在于部分既是“监管者”又是“被监管者”的电信运营商唯利是图——淫秽色情手机网站的接入、传输及其推广的业务都是电信运营商的财源。

  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孙巍认为,除了政府应该承担起应有的责任外,我们要发动网民对网络进行监管。我们也要发动电信运营商对他的合作伙伴进行监管,鼓励电信运营商用他们现有的技术和财力扫黄打非。扫黄是一个公益性质的行动,相关企业应承担其应有的社会责任。 记者 田国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