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服务热线:020-98856780

产品列表

他根本就没有告诉家人
发布时间:2019-06-09 22:31

  《宪益舅舅的最后十年》中的主人公杨宪益以95岁高龄走完人生旅程,其中至少有一个甲子的年华始终与他的异国爱妻戴乃迭相濡以沫,亲密合作,又译又写,笔耕不止,著译作等身,尤其完成了名震中外的英译《红楼梦》的不凡壮举,成为翻译史上的美谈。于是,小金丝胡同这个堪称后海地区最好听的巷名,与杨宪益的名字联系起来了,加上附近的银锭桥,这三位一体成为后海地区的人文风景线。

  不信你往这本新出的书里看,都是些什么人跨过银锭桥来来去去,朝着金丝胡同6号进进出出——黄苗子和郁风,著名画坛伉俪;黄永玉和丁聪,水墨大家;邵燕祥,著名诗人兼杂文家;袁鹰,著名散文家;黄宗江,文学、戏剧幽默大家;范用,著名出版家;巫宁坤,美籍著名翻译家……还有数不清的编辑、记者、粉丝。朋友们常济济一堂,欢声笑语,不时迸发出思想火花;谁还想得起谁是病人,包括杨先生自己——你看,酒兴浓时,他似一下变成了孩童,双膝跪到了地上;老友范用显然被感染了,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哈,这些书桌旁的工作狂,闲暇时哪个不是性情中人?

  与上述浓浓友情相映照的是,小金丝胡同6号院内的依依亲情。这里经常活动着杨家三代人。杨先生这一代健在的还有四人:两个妹妹,静如和敏如,都颇有文学才情;一位妹夫即书中的阿夫,工程院士。他们自然都是耄耋之年了。远在南京的小妹静如最惦念哥哥,来北京一见这位兄长就抱住他呜呜咽咽。有时杨家老少一起出去下馆子,只见“这一串老人步履蹒跚地往银锭桥走去……”“一串”——多美妙啊:老寿星们就像拴在一起的仙人,构成一道别有情趣的后海市井景观。兄妹们聚在一起互相追忆往事,咀嚼人生况味。有时也相互调侃,互揭“老底”,仿佛要回归童年,真是其乐融融。可惜杨先生之妻不在了,这是他最难释怀的:在他心目中,始终是“乃迭最重要”,并为乃迭未能如约活到“白头偕老”而抱憾不已。

  杨先生养大的三个孩子中,惟一的儿子杨烨已经失去了,在无尽的悲痛之余,杨先生自然格外疼爱两个女儿,尤其是最后朝夕陪伴在他身边的小女儿杨炽。就是她,当一般古城居民文物意识的觉醒还处在睡眼惺忪的时候,她就抢先看到了银锭桥的异彩,认定这里才是让父亲安度晚年的最佳去处。虽然宅子不算大,院子也不大,但它带有一个小花园!杨炽与丈夫凭着自己的建筑智慧,把小花园营造得玲珑剔透,更在后门顶上扩建了一座露天阳台。的确,当你登上阳台,只见一大片熟悉而古朴的瓦顶立即向你发出“特赦”后的微笑;三百米外巍巍鼓楼也向你颔首示意,而脚边的蓝蓝湖水似在哼唱着如歌的行板。若是在某些满月的晚上,比如中秋,则会看到花园中那一张大圆桌的周围高朋满座,交杯换盏后,平日低调散淡的杨先生正以他的妙语连珠的即兴诗抒发着他多彩的激情。

  杨宪益先生最后在后海这十年中差不多有七年是在绝症中度过的。对于一位年届九旬的老人来说,这不啻是一个奇迹!与其说这是偶然,毋宁说归于他的胸怀和识见。他的人生哲学就是四个字:顺其自然。他对所拥有的一切包括生命也听任自然轻轻拿去。因此第一次发现患癌时,他根本就没有告诉家人,说“这有什么,无所谓”。若不是亲属们力劝,他是不会住院的。正如他诗中写的:“癌魔何足畏,臣脑早如冰”。而他的这种态度是符合医学界目前流行的一种观点的,即癌症不是病,治疗是多余的。难怪经常听人说:许多癌症患者不是病死的,而是吓死的。但我相信:杨宪益,这位小事讲含糊,大事不糊涂的智者,他是让科学击退了癌魔的进袭,让生命自然老去的。所以你看,他走得很从容:从金丝胡同,过银锭桥,沿后海湖岸…… 叶廷芳

  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日本女生的冬天:真的是上身厚衣下...34708